信用卡被盗被证明是这三个原因(读完之后不要害怕)

2020-08-04 16:39:35

被盗的信用卡实际上是这三个原因。案例1:更改手机号码不会向银行报告信用卡被盗

如果你换了手机号码,你不仅要告诉你的亲戚朋友,还要告诉银行,这关系到你的信用卡消费安全。

杭州市拱墅区人民法院最近裁定了一起诈骗案,被告是一名19岁的男孩。他每隔空就偷别人的信用卡,甚至还买了四部手机,所有这些都源于银行发出的销售信息。

去年八月的一天,陈骁收到了一家银行发来的营销信息,是要推销最新款的苹果X 256G手机,并且有验证码,所以他可以在回复后预约购买。在短消息的末尾,单词“****3163”被附加到信用卡尾号上。当它被接收时,陈骁忽略了它。

第二天,陈骁回忆了这件事,并根据短信提示回复了验证码,抱着试试看的心态。不久,陈骁接到了银行的客服电话。

客服问陈骁他是不是王某某,陈骁很聪明,回答“是”。然后银行的客服人员把上海的一个地址报告给了陈骁,问是不是这个地址。陈骁继续回答“是”。此时,陈骁留了一只眼,默默地写下了地址。

为了核实身份,银行客服人员还向陈骁询问了信用卡的最后四位数字。因为之前收到的短信上有信用卡尾号,陈骁成功通过了身份验证。

几天后,陈骁接到快递员的电话,说手机已经到了上海,马上就要送到了,问家里有没有人。陈骁立即表示他已经不住在上海了,并添加了快递员的微信,以引用他之前写下的具体地址,这赢得了快递员的信任。然后,我转了20元的快递费,让快递员把它转到陈骁现在的地址。不久,陈骁收到了一部全新的苹果X 256G手机。

在那之后,陈骁以同样的方式欺骗了两款苹果X 256G手机和一款华为P20pro手机。陈骁把这些手机卖给了当地的手机商店,赚了2万多元。

当陈骁计划第五次以同样的方式购买手机时,信用卡的实际用户王某收到了银行的账单。他发现信用卡被盗,立即向公安机关报案,警方根据邮寄地址很快找到了陈骁。

陈骁不是该银行信用卡的持卡人。他为什么会收到银行的营销信息?原来,信用卡持卡人王某更改了手机号码,却忘记将预留的手机号码更改到银行。后来,该号码被重新启用,并出售给陈骁。 银行的验证也存在漏洞,这使得陈骁在没有清楚掌握对方信息的情况下成功窃取了每一个空的信息。最近,拱墅区人民法院以信用卡欺诈罪判处陈骁两年零六个月有期徒刑。

案例二:被同事冒充做信用卡欠款11万的笔迹鉴定以恢复真相

孟先生因信用卡欠款超过11万元被银行起诉。事实上,这张卡是由孟先生的同事以他的名义处理的。最后,孟先生证实了他没有签名通过手写识别申请信用卡的事实,西城法院驳回了银行的主张。

根据该行的起诉书,孟先生于2015年2月向该行申请了一张信用卡,截至2018年2月,该卡已欠款逾11万元。经多次催收,孟先生仍拒不退还,构成违约。

孟先生辩称,他从未在这家银行申请过信用卡,从信用卡被扣款到激活消费,他从未收到过所有的短信通知。他不同意银行的诉讼请求,并要求银行赔偿他的交通费和损失的时间。

申请信用卡需要个人身份证件。如果不是孟先生亲自处理,还会是谁呢?孟先生回忆说,他的同事李给他的身份证拍了照片,所以他怀疑李是以他的名义处理的。至于如何用假名申请信用卡,孟先生不得而知。

诉讼期间,孟先生提交了一张由同事李签名的借条,其笔迹与信用卡申请表上的笔迹确实相似。孟先生向法院申请对信用卡申请表上的签名进行认证,结果证明不是孟先生写的。

本院认为,现有证据显示,本行提交的信用卡申请表上主卡申请人的签名并非孟先生本人签名。本行也未提交其他有效证据证明与孟先生存在信用卡服务合同关系。因此,我行要求孟先生偿还信用卡欠款的主张缺乏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同时,孟先生在收集证据后,可以就运输费、误工费等费用分别向银行起诉。

案例3:偷窃朋友的信用卡被检察官判定犯有抢劫罪。这个人摔得很大

他的信用卡欠了很多钱,他无法偿还,所以这个人开始了他朋友的歪心思,于是他举办了一个“宴会”,灌醉了他的朋友,拿走了对方的现金和银行卡,然后偷了他朋友的信用卡。最近,毛尖区人民检察院以抢劫罪起诉了此人。

翁是十堰人,平时没有固定的工作,信用卡上欠了很多钱,但不能按期还款。因此,翁有一个坏心眼,以为他知道朋友张的银行卡密码,所以他决定请张吃饭,并从张那里拿些钱。去年年底的一个晚上,翁邀请张去的一家火锅店,并特意准备了一瓶白酒和一壶黄酒。席间,翁某知道张不能喝醉,便多次劝他喝酒。不久,张喝醉了,但翁仍举起酒杯劝他喝酒,他一直都喝醉了。

当他们离开火锅店时,张喝醉了,失去了知觉。途中,张倒在地上,翁趁机把张口袋里的钱包拿走。翁从钱包里掏出400元现金和三张银行卡,把张的钱包扔进了路边的垃圾桶。第二天一大早,翁就用张的三张信用卡在他的POS机上刷卡,一共花了17600元。然后,他把三张信用卡扔进了垃圾桶。

醒来后,张发现他的钱包丢了,信用卡被偷了。他迅速报了警,警察毫不费力地锁定了翁。到达案件现场后,翁承认了自己的违法行为。日前,毛尖区检察院以抢劫罪起诉翁。 “翁某并未使用暴力或胁迫手段,但其醉酒后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行为仍使被害人失去抵抗能力,从而非法占有被害人财物,其行为违反了刑法的相关规定。这就是检察院以抢劫罪起诉它的原因。”负责此案的检察官解释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