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小支付机构的转型故事中,“乙方”有多少机会?

2020-08-18 16:00:50

文|李易安

在中小支付机构的转型故事中,“乙方”有多少机会?转眼间,轰轰烈烈的“断交”已经过去了半年。自2017年以来,对支付行业的严格监管也进入了实质性的关键阶段。在过去的六个月里,支付行业不仅要面对失去储备基金利息后的收入困境,还要面对商家真实性的严格调查、展览业的合规性以及行业罚款的密集发放。

今年3月,央行下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支付结算管理防范电信网络新犯罪的通知》(银发〔2019〕85号),要求支付机构在6月30日前完成对现有单位支付账户的核查,改造移动受理终端,对现有商户进行全面检查,并形成检查报告。6月,为促进非现场检查和监管信息共享,央行进一步起草了《支付结算合规监管数据接口规范》,要求各支付机构在10月31日前按照接口规范完成数据提取和报送。

严格监管对行业的长期健康发展是好事,但从短期来看,阵痛是不可避免的。互金整改工作的深入不仅给P2P行业带来了重要影响,而且支付机构为P2P提供的存托和支付服务也受到了重创;此外,随着对商户真实性的严格调查和反洗钱监管的深入,套现业务将难以为继,套现业务可能是一些机构最重要的利润来源。在强监管、双寡头垄断的情况下,转型方向的选择将决定中小支付机构未来的生存。

在所有转型方向中,服务B是提及最多的转型之路。然而,经过多年的激烈战斗,已经清楚地证明,“B端”不是一个没有门槛的市场。相反,这个市场的头部集中效应正在逐渐显现。

1

双头垄断下支付机构的转型方向

近年来,支付行业最重要的利润来源之一是信用卡手续费,它寄生在提款业务上。从各种行业报告分析以及上市银行和支付公司披露的数据折射信息来看,目前市场上仍有不少支付机构以服务小微企业的名义套现,其业务的主要增长动力主要来自市场对套现的需求。然而,随着对商户真实性的监管力度加大,以及主要银行对过度发放信用卡的管理力度加大,这种模式的可持续性难以显现。

此外,作为近年来支付机构最重要的转型热点,跨境市场在过去五年中以每年50%以上的速度增长。对于富友和联联支付等汇款机构来说,跨境业务的确是过去几年的一个重要业务增长点。然而,这项业务有一个非常高的政策门槛。到目前为止,只有30多家机构获得了跨境支付许可。

因此,对于大多数支付机构来说,从长远来看,最可持续的发展方向是深度培育B端市场。

在这一点上,虽然两大巨头和中小支付机构有着不同的初衷,但他们都有着相同的目标。

过去几年,支付宝微信占据了移动支付终端90%以上的市场份额,事实上已经形成了双寡头格局。对于这两个寡头来说,C终端的流量上限是显而易见的,下一阶段的目标是积极改造和深度挖掘商家的价值。而中小型支付机构则被动得多。目前,高端市场已经被巨头牢牢控制,选择低端转型似乎是不得已而为之。

然而,就具体实践而言,有两种方法可以切入B端服务:聚合服务和标准化行业解决方案。

聚合服务包括为商家提供各种支付方式和相应的增值服务。直连中断后,与两大巨头相关的清算模式为“服务机构(第三方支付/聚合服务提供商)-两联(银联/网络连接)-双寡头(支付宝/微信支付)-两联银行”。在移动支付市场90%的份额被两大巨头占据的市场结构下,大多数中小支付机构只能寄生在这个产业链上,做好B端商户的服务已经成为他们生存的基础

随着竞争的加剧和时代的发展,商家对支付机构所提供服务的要求不断提升,仅靠提供最基本的支付服务难以形成竞争力。商户需要综合服务,包括集合支付、发票管理、商户会员管理、联合营销、供应链金融等。

标准化行业解决方案是基于各种细分场景(如航空、教育、汽车、互助黄金、医疗美容和餐饮)的个性化痛点而定制的标准化独家解决方案。行业解决方案的产生极大地提高了支付机构为B端企业服务的深度和效率。目前,行业内排名较高的支付机构都在努力探索自己的优势领域。

然而,残酷的现实是支付机构的技术实力和服务水平参差不齐,在激烈的B端竞争中,并不是所有的市场参与者都有竞争机会。由于不同支付机构的积累和优势不同,即使玩的方法相似,收获的结果也可能大不相同。

2

“B面变换”的必要条件

事实上,经过多年的激烈战斗,已经清楚地证明,“B端”不是一个没有门槛的市场。成功的B侧转换至少需要两个基本支持:1 .充足的C侧交通;2.深入了解行业的定制服务能力。

充足的终端流量是刺激终端商家的关键。对于支付机构来说,C端流量的支持直接意味着两个硬实力:获得客户的能力和大数据建模的基础。没有必要说客户流失,在今天的交通成本不断上升的情况下,有了C端交通,这直接意味着客户成本降低;大数据的优势更加明显。事实上,C端用户的真实性和连续性将大大降低,从而导致建模精度的损害。大多数中小型支付机构没有足够的数据来谈论“大数据”。

因此,除了这两大巨头,第二梯队的支付机构都有一定的C端流量基础,如平安一钱包、京东支付、美团支付、苏宁支付等。,在B端战争中可能会有更大的机会。

为了满足B端企业的定制需求,有必要认可行业的深刻理解和扎实的技术能力。

例如,在航空场景中,对于复杂的代理和不统一的结算流程,支付机构需要定制综合支付结算的整体服务计划,实现资金流、信息流和物流的高度统一;在汽车行业,针对新车销售利润下降、客户维修损失率上升等痛点,支付机构需要将支付与营销相结合,开展增值服务,增强汽车用户的粘性。在信用行业,鉴于行业升级转型为“信用聚合模式”过程中产业链结构复杂、主体需求多样、交易成功率高的痛苦需求,支付机构需要为企业提供灵活的解决方案,如处理资本交易、协助交易风险监控、分析用户肖像和行为等。

以平安一卡通服务信贷行业为例。信贷行业创造的所谓“聚合模式”,将客户、数据、风险控制、信用增级、资本等业务节点的上级服务机构连接起来,实现全过程开放,共同形成风险共担、有机融合的贷款生态系统。然而,为这种创新的信贷模式提供服务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One Wallet针对信贷行业新聚合模式的难点,为信贷企业提供了一整套解决方案,包括灵活的资金交易处理服务,如贷款、还款、分帐、结算和对账、建立专属账户系统、交易风险监控、多场景集成和用户肖像分析。

例如,用户还款后,帮助信贷平台和产业链中的银行、担保、财产保险等多方合作企业快速实现智能账户共享,同时帮助信贷平台对接,满足全流程链中银行、信托、保险等所有合作企业的定制结算需求,包括满足不同结算时间、结算方式和结算时间的个性化需求,满足资金D0到达、实时放款和实时到达的需求,降低资金结算的风险。在用户还款层面,One Wallet可以同时支持用户小额移动和大额还款的支付需求,免除了用户通过银行、财产保险和担保公司进行多次还款的复杂操作。

在资金交易过程中,支付机构还输出一个风险监控系统来监控信贷资金交易的全过程,以保证交易的成功率和资金的高效流动。这种风险监控支持已经成为信贷企业聚集模型的重要组成部分。

不同的行业有不同的痛点,对支付机构的挑战是全方位的。从第三方支付机构服务信贷企业的路径来看,也经历了一个从为信贷行业提供单一资本渠道产品服务到在深度复杂的产业结构过程中提供深度服务的艰难探索过程。即使它们服务于同一个行业,不同企业的需求仍然有各自的个性。

目前,各支付机构的能力分布差距非常明显,尽管在所有转型方向中,服务B是提及最多的转型路径。然而,经过多年的艰苦战斗,已经清楚地证明,“B端”不是一个没有门槛的市场。要为行业和企业提供深度定制服务,必须以具备强大的金融技术服务能力为前提。

在行业监管日益严格的趋势下,支付机构的分化和重组仍在加速。当一切都走下坡路时,这就是真正的黄金。在B面服务之战中,行业清算速度将加快,市场的头部效应将进一步凸显。